举报

第2章 朝天剑宗

四川峨嵋山自古为佛家胜地,也被誉为道家的三十六洞天之一。故此自古以来神迹颇多,但现在大都已经成了人们口中那美丽的传说。山中的朝天谷中常年云雾萦绕,附近村落中的百姓都说那谷中住着神仙,更有些人说某天晚上看到什么光在谷中发出,还有的说某一日见到朝天谷中有楼阁存在。但所有这些经当地政府调查后,均属子虚无有之事,只不过是给峨嵋山平添了一些神秘,给当地的旅游事业添砖加瓦罢了。

天一真人站在朝天阁前,望着面前跪成一片的弟子徒孙。手抚长须缓缓的道:“朝天剑宗自从两千年前避入这朝天谷中之后便甚少出世,只因昨日中秋之时为师夜观天象,却看到月现紫辉此乃我道家异宝认主之象,尔等都已开了慧眼想必也能观到这紫气罩月。故此今日把尔等用太虚令召来,命尔等离开潜修之地,重回人世寻找这得我道家异宝之人,但要记住身在人世不得擅用神技法宝,以免震世骇俗!”

“谨遵师父道令!吾等自当竭尽全力寻得此人,不过弟子有一事不明在离山之前还望师父告之!”说话的正是天一真人最得力的大弟子罗天道。跪在他身后的师兄弟们也都是一脸企盼之色,不问可知,他们都想知道大师兄所问的是什么问题。

“痴儿,为师已经知道你所问的问题,是不是想问我们朝天剑宗为何避入这朝天谷,并且又用九玄大阵封住世人双目!”天一真人长须微动显见得心中思潮起伏,“为师今日就对你们明言,尔等都是为师在人世中精选而来的道心坚毅之人,在谷中修行多年卓有成效,也该让你们知道了!”

众弟子都是一阵耸动,每个人心中都存着这么一个疑惑。企盼的眼神落到了天一真人的面上,天一真人低头看了看众弟子的表情长叹一声:“此乃我朝天剑宗世代相传的一个大秘密,两千年前你们的师祖妙空真人带着我朝天剑宗的精选高手远赴东海,与当时的魔门中人决战。但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当时参加东海之战的道魔两界所有的高手都没有一个生还。此事过后道魔两界的势力大减,更有不少秘笈宝典损失在这一役中。所以两派中人达成了一个协议,无论哪个门派除了挑选门人弟子之外都不得擅入人世。我天一就带着剩下的师兄弟们隐入了这朝天谷,经过了沧海桑田直至今日。但不知何故自从东海那场大战过后,天地间正气锐减元气衰弱,道魔两界再无杰出之人出现,飞升之事绝难实现。故当今之世仅余十几个硕果仅存的老骨头,为师近日也颇感心神恍惚深知时日无多,虽修真多年得延天命但究竟难脱红尘六道。”说到此处天一真人双目中泪光隐现,身躯微微的抖动起来。

罗天道看到师父如此心中也不是滋味,但随即又问道:“那师尊今日为何又遣我等下山?”

天一真人静了静心神,平静多年死水般的思绪纷纷而动:“如今天下虽然安居乐业盛世太平,但魔界中人蠢蠢欲动,世间诸人唯利是图致使如今物欲横流。此乃心魔大盛之兆也,如为师所料不差魔界中定会趁此而动,再返人世掀起事端。而今我正道中人气势微弱,人才凋零此正是道消魔长之时,所幸太上道祖当日东出函关飞升时曾留言道‘凡紫辉罩月,均乃我道家异宝现世以助尔等降魔’,所以为师才遣你等下山一来是寻找所现之异宝为何人所得,速返山中报我得知。二来也是让你们在尘世多多走动,见识一下人间风情或许可以对你们的修行有助。如今想来现在无论正邪两派均已得知此信,世间从此多事了!”

说到这里,天一真人正色道:“如今事态紧急,如若被魔界中人抢先一步得到此人,其后果不言而谕。尔等可速速下山,而且在人间的一切言行均要听从二十年内入山的人安排。以免露出形迹,切记在人间要慎言慎行。”天一真人挥了挥手。众弟子伏地大恸均有不舍之色,这里面最短的都已经入谷修行十七年了,一片真情倒也颇令天一这修行千年的得道高人也为之心动。

天一真人强忍住波动起伏的心情,转身拂袖进了朝天阁。罗天道抹了抹眼中的泪光,当先站起身来:“各位师兄弟、师侄们,道令已下,我们不要再如此了,想必师尊也不想看到我们如此。事不宜迟!我们可速速出谷早日完成师尊所托之事!”

说到此处众人也纷纷站起身来,齐声道:“一切但凭大师兄(大师伯)的吩咐!”罗天道率领诸人来到九玄大阵的阵门处,手捏玄天诀打开阵门只见朝天谷中一道白气冲天而起,诸人各架飞剑冲出峨嵋山。此时已经是十点多了,峨嵋山旅游局的值班人员马某正在外面小便,突见山中一道白气直上宵汉,吓得他一哆嗦险些尿在裤子上,赶紧跑到屋内对一同值班的小王喊道:“快出来看看!”小王回头看了看只见他脸的惊慌之色裤子都还没有提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跑到外面。却只见明月在天,空山寂静什么也没有。不由得笑了笑道:“马大哈啊!你这小子怎么回事,这什么也没有啊?”

“啊!怎么搞得,刚才我明明看到……”姓马的一边摸着自己的头顶一边喃喃的道:“难道是我看花眼了吗!不会啊!明明……”

小王一把将他拉进屋里:“是不是今天下午喝的酒还没有醒啊!快去睡觉,大惊小怪的干什么啊!”便自顾自的坐在电脑前玩起了斗地主,再也不管姓马的在他面前赌咒发誓的说看到了什么一道白光之类的神经不正常的话。

与此同时,凡是中国有名的名山大川,人迹罕至之地均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一时间凡是道眼已开的修真之人均会看到天空中七色光芒乱窜,那均是各派剑仙所御的法宝剑光。这一夜中国的修道者们忙个不停,但各派修道者所欲寻之的方白衣呢?

此时的方白衣正在火车上昏昏欲睡,自昨夜方白衣下了碴砑山后,便在山脚下的小店中大睡了一夜。天明时却发现身下的床铺化成了一堆粉末,正当他坐在粉末上发呆时,老板进来打扫房屋看了他一眼惊呼了一声又转身跑了出去。后来他找到老板付钱时,老板一见他刚要跑却被他一把拉住再三追问之下,老板哆嗦着告诉了他。今天早上老板去打扫房屋时发现方白衣全身有一种紫雾散发出来,他还以为方白衣是鬼呢,所以转身又跑了出去,但现在看来方白衣十分正常也许是自己看花了眼。

方白衣出了客店,看了看天空中变幻的云层,想了想自己该何去何从。村里他现在是绝对不会回去的,于是他踏上了发往上海的列车。希望在上海能够找到一份工作,在那儿安定下来等到混出个人样再回村子,让村里人看看他这个丧门星也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方白衣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景色,渐渐的有些困倦,便仰在座位上闭上眼睛整理着纷乱的思绪。不知不觉中他竟然睡着了,在睡梦中方白衣却奇异的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团热流在缓缓的流动。他知道那是中秋节所遇到的那团紫气的缘故,虽然不知道这团紫气是什么。但他觉得这团紫气正在渐渐的影响他的体质,虽然这事情才发生了一夜他却觉得自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得眼明耳亮,而且力量与反应也比从前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他正在享受这奇妙的感觉,忽然觉得车厢内有一股令人不舒服的气流在微微的波动。

他脑中划了一个问号缓缓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周围的旅客们都已沉沉睡去。这股气流的源头却是一个鬼头鬼脑在车厢中来回轻轻走动的瘦长汉子,这个人不住的在观察着睡去的旅客,眼光不住的在行李架上扫视。

方白衣心中暗气,迅速的断定这人非奸即盗,于是他又把眼睛合上只余一条缝来观察这个人。果然不大一会儿,瘦长汉子瞄准了一个穿着前卫的年青人怀中的一个黑色皮包。年青人正靠在座上呼呼大睡,全然不觉有人正在偷偷的窥视他。那汉子悄悄的站到了年青人身边,向四周他细的观察了一番,感觉到没人注意他。

那汉子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轻轻的握住了那黑色皮包向外缓缓的拉动。那青年睡得也真叫一个沉,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却松开了双手,任由这小偷将皮包拉走。眼看着小偷就要得手,方白衣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睁开双眼直瞪着那小偷,眼中一缕紫气一闪而过。那小偷猛的一哆嗦,向四周看了看,却见到方白衣正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